彩96:我去雅典访神仙

2019-4-16 admin 彩96

  走在雅典的街上,文明与野蛮,美好与凌乱,随时惊艳,处处不堪。一条条古旧的街道绝不似西欧和北欧国家的街道那样整洁干净,口香糖的痕迹随处可见,本来范白色的大理石路面被陈旧的肮脏覆盖着,好像流浪者很久没有洗过的脸。除了教堂和有围栏的神庙遗迹,所有建筑的墙面上都布满涂鸦,这些古老的建筑犹如被暴徒洗劫过的贵族一样衣衫褴褛,令人心痛。曾经是欧洲最着名商业街之一的 Ermou 大街上几乎看不见一处商铺墙面的本色,玻璃橱窗里的模特们就这样在黑黢黢的墙壁之间目光空洞地矗立着,好像在漠视那些曾经在这里留下劣迹的人们。
  
  Plaka 的老街,被各种各样为招揽游客而开辟的小店充斥着,每走不远,就有小男孩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拉着手风琴,脚前放着他的帽子,里面有几枚硬币。荷兰的孩子此时正放春假,希望这里的孩子也在放假,否则他们岂不是失学了。还有年轻的女子手里拿着几只玫瑰花,拦住每一个过往的游客,笑嘻嘻地说:
  
  “送给你,不要钱的!”如果你伸手接了,她就要拦住你的去路,拍着自己的肚子说:
  
  “我的孩子饿了,给他钱买点吃的吧!”此时你才发现这位年轻女子的肚子是微微隆起的。于是你拿出一个或两个欧元的硬币给她,就在你还没有来得及继续前行的时候,不知从哪里又来了三五个同样的女人,都拍着自己的肚子跟你要钱给她没出生的孩子买东西吃。
  
  一九九八年,我们在柬埔寨吴哥窟遇到了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女孩,她已经开始发育了,但是依然赤裸上身向我们乞讨。尽管酒店的工作人员一再提醒过我们不要给讨饭的人钱,因为给了一个后面会跟来一群,但是这个小姑娘还是刺激了我们,我们拿了几美元给她。她接过钱忽然高声喊叫,我们还没回过神来,已经被一群衣衫褴褛和完全没有穿衣服的孩子团团围住,原来女孩子是通知她的同伴,这里来了善心的疯子。我的双手、双臂,两腿都被这些孩子抓住完全动弹不得,没有办法,荷瑞厉声吆喝,并做出要打他们的样子,那些孩子才跑开了。惊魂未定的我,发现自己的手和胳膊被他们抓了好几道血印。
  
 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,我再遇到乞讨的人就比较胆小了。但是对这些年轻的女子我在心里没有设防,就在我要伸手去接她的玫瑰花的时候,有当地的一位女士从我身边走过,她大声用英语说:
  
  “不要理她们,她们是骗钱的!”然后又高声斥责那几位围拢过来的女子,并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,那几个人见状就一溜烟儿地没影了。感激这位女士的相救,也敬佩她的勇敢。
  
  Plaka 老街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,除了几处挂了招牌的院落,全是卖旅游纪念品的,还有卖各种不知道谁会买的杂物的小店。这又让我想起几年前陪母亲回天津探亲,古文化街已经成了杂货市场,那些重新修建的“仿古建筑”既不美观,也不古老,看上去怪模怪样的。母亲曾经的家,那古香古色的院落,有着我童年姥姥家美好记忆的地方,已经拆了,只在新墙上钉了一个“某某胡同旧址”的牌子。假如有一天,希腊的神仙们忽然从老远的地方回来了,他们还能认识现在的雅典吗?他们会不会像我的母亲站在那块小小的“某某胡同旧址”的牌子前面一样,低头不语,久久不肯离去。
  
  带着一点点心中的惆怅,缓缓走到奥林匹亚宙斯神庙遗址,思绪又回到眼前,心里想着神仙的故事,遗憾还没有遇到过神仙。走来走去,又回到Mitropoleos 大街的大都会天使报喜大教堂(The Metropolitan Cathedral of the Annunciation),在旁边的咖啡馆再喝一杯咖啡雅典娜。
  
  离开雅典的时候天空依然晴朗,我跟雅典娜女神说:“我还会再来的!”彩96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